來自港口部落的阿美族歌手阿努,演唱者波(Cepo’),部落耆老綿長悠遠的歌聲,述說著世居在秀姑巒溪出海口原住民的族群遷徙悲歌…

1874年(清同治十三年),牡丹社事件爆發,讓清朝開始積極經營台灣後山。清朝接受沈葆楨倡議的開山撫番戰略,從北、中、南三路進軍臺灣東部。負責中路的台灣總兵吳光亮,為打通水尾(花蓮瑞穗鄉)到大港口(花蓮豐濱鄉)的道路,引起奇密社(今奇美部落)、阿綿社(今港口部落)、納納社(進靜浦部落)等沿線阿美族部落的疑慮與不滿。

圖一秀姑巒溪出海口與獅球嶼

由於清朝持續在後山中路增兵與駐軍,不當的勞役,加上部落族人的傳統領域不斷的被侵犯,最終後與世居在Cepo’部落的阿美族人爆發衝突。

圖二:現在的港口部落並非舊社。

1877年(清光緒三年),因部落年輕族人殺了清軍總通事林東涯,正式拉開港口地區的納納社與阿棉社的阿美族人與清軍的戰爭。清朝軍隊數次進兵,一直無法取得勝利。最後,吳光亮改採懷柔政策。設下酒宴,誘騙大港口部落的165位壯年菁英下山。等到族人酒酣耳熱疏於防備的時候,預先埋伏的清軍兵以優勢火力射殺族人,部落年輕男子傷亡殆盡。倖存的族人不得不離開離開祖居地,輾轉遷移到東海岸其他地方。

圖三:港口部落漫步的老人。

跟隨阿努的步伐,走進入長滿野草的舊社Cepo’。此處早已無人跡,阿努說族人沒有回到舊社重建,是因為老人家不希望繼續留在悲傷裡,選擇現在的港口部落生活,讓族人們可以放下傷痛,繼續前往。

觀看正片